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銮殿, 明黄色的龙椅旁,年仅二八容色绝美的少女身着一袭银红织金纱蟒裙,葱葱玉指执一朱砂笔, 对着座椅上的小太子轻言细语, 仿佛在诱哄着什么。

    “阿姑,我才不要登基, 父皇还在城门外等着我们救他呢,”唐义到底年幼, 白净乖巧的脸庞上满是天真的期盼,“阿义都听苏嬷嬷说了,阿姑先前去城门不就是为了此事吗?父皇现在还好吗, 受累了吗, 我们何时才能把他接回来?”

    花绵凝视着小侄子熠熠含光的眼眸,里面有孺慕,思念和希望......

    这是一个孩子最美好的情感。

    不得不说, 太子终究是唐宣德的骨肉至亲,血脉相连, 他显然没有想到,最疼爱自己的亲姑姑连同朝堂里的大臣们,都将他的父亲当作了累赘,当成了“牺牲品”。

    花绵一时间无法再与侄子对视, 扭头陷入了沉默——

    “阿姑?”唐义小少年不解地扯了扯她的衣袖。

    花绵闭了眼, 轻声叹了口气:“阿义听话, 这继位诏书你今日必须领了, 然后去大殿将此事宣告诸位大人。”

    “继位?”小太子圆眸瞪大,不可置信,“阿姑你说什么昏话呢!父皇尚在,我为人子为人臣都没有理由僭越,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想办法把我父皇救回来吗?”

    “阿义——”

    “阿姑你怕不是受了奸人挑拨吧?快告诉孤,是谁这么劝您的?”小少年怒急攻心,连“孤”这个生疏的自称都用上了。

    “没有人挑拨。”花绵早已下定决心,此时更是沉着声道,“城外那人不是你父皇,而是鞑子派来冒充他的奸细,你父皇亲征鞑靼却不幸被俘,为了不让狼子野心的鞑靼折辱我梁唐皇室的骨气,他选择以身殉国......阿姑怕你受不了,便一直没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她在说谎。

    还是面不改色地说谎。

    然而聪慧灵敏如小太子,这一刻也没有看穿花绵的谎言。

    隐匿在虚空中的L-01那个心惊胆颤啊——宿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

    明明,每个世界它都按照总部的“吩咐”将她的记忆认真净化过一遍,可是情绪污染的程度却一直在递增,现如今宿主的负面情绪几乎霸占了整个感情系统。

    这是不被允许的。

    L-01比谁都清楚总部对花绵的重视程度。

    她不可以说谎,不可以嫉妒,不可以自私,不可以贪婪......那些人类的恶习,她绝对不可以拥有。

    而像现在这种污染程度——

    L-01觉得自家宿主在这次任务结束后会被强制清空记忆的,总部绝不可能容忍这种心机深沉的宿主。

    还在劝说小侄子的花绵丝毫不知自家系统的担忧,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阿义,你不能哭。”她的手指按在了小侄子的眼角,将他快要溢出眼眶的泪珠拭去。

    “可、可是阿姑......我我我父皇他......”小太子死死地揪着花绵的袖子,整个眼睛都红了,“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小孩子式的耍赖,却无法掩盖他内心的震颤和恐惧。

    “别哭,你没有时间了,阿义。”花绵用额头抵着他的,努力稳住自己的嗓音,“你父皇是被鞑靼害死的,现在大梁只能靠阿义撑下去了,如果连你都哭的话,我们大梁的百姓靠谁来拯救呢?我们大梁的江山又交给谁来保护呢?”

    “现在你要听阿姑的话,这个位置你必须坐上去,然后告诉那些愿意拥戴你、保护你的忠心耿耿的大臣们,你会担负起你父皇留给你的一切。”

    这一刻,小太子想要嚎啕大哭,想要吼叫着说“不要”,想要推开他姑姑摆在他面前的继位诏书......

    可是,他看着花绵那双温柔又坚定的眼眸——

    “阿姑......”小少年把头埋在她的怀中,喉咙中发出一声绝望的呜咽。

    “父皇真的不在了吗——”

    空气渐渐寂静。

    良久。

    “是的,阿义。”她环住了濒临崩溃的侄子,声音仿佛叹息,”现在唐家只有你了——“

    只有你,可以名正言顺地担负起这个王朝的命运。

    无需多言,小太子已经理解了花绵的深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耐心的公主殿下终于听到了自己要的那句回答。

    “好。”

    她八岁的小侄子,终于答应成为这个国家的新主。

    而他的父皇,也从这一刻,彻底沦为了废子。

    沦为了六亲不认,朝堂不齿,大梁百姓不信,哪怕被敌军折磨致死也无人承认的存在。

    花绵却没有时间怜悯她的兄长,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

    “那么,阿义现在就带着这份诏书去宣政殿吧。”

    “我们大梁最后的忠臣都在那里等着你了。”

    她送走了自己的亲侄,然后从袖中掏出一枚竹青色的锦囊,解开系带,将里面的哨子拿出,轻轻吹响。

    竹哨呜呜,不多时,她的身前已经出现了几位劲装暗卫。

    “公主殿下有何吩咐?”为首的那位单膝跪地,等候花绵的命令。

    “明日入夜,你们兵分两路,一部分去南城门扮作贵族私逃,声势尽量闹大些,将鞑子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另一些人护送宫中马车,等南门事发,再偷偷往北城门那边走,我会吩咐守城士兵助你们一臂之力。”

    “殿下您这是——”暗卫首领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你们记住,往北的那批人必须选最稳妥善战的,一定要保护好马车里的人。”花绵皱了皱眉道,“大梁的生死,都在你们手中,所以切记谨慎行事!”

    暗卫胸口一热,他终于意识到花绵现在交给他们的是多么重要的差事了——“是护送太子......出城吗?”

    “不是太子,”花绵倾下身,眼中含着警告的意味,“是我们大梁的新王,明白了吗?”

    “是......遵命!”作为顾青的私兵,这批暗卫一直潜伏在京中,自然也明白继续留在城内就是等死,也犹豫过要不要在城破之时劝公主私逃,现在花绵自己提出来了,他总算松了口气。

    “烦请殿下告知,这马车里除了您和皇上,还有哪些贵人?属下好安排人手......”护送皇眷逃亡,这在以往就是救驾之功,暗卫心潮澎湃简直就要把自己当成话本里在长坂坡救驾有功的赵子龙,同样是救幼主于危难间,他们说不定还能留名青史......

    只不过,没等他兴奋多久,花绵直接打断了他的臆想:“你记住了,马车内仅有皇上和荣懿公主。”

    唐月,她的小侄女,封号为荣懿,是唐宣德为了纪念其已故的母亲懿容皇太后而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