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所谓神明眷顾之音,用语言难以描述其万分之一。

    庄琪是今晚好歌声邀请的内场观众之一,她之前就看过国外版的节目,对这个盲选模式很有好感,也是坚定的“唯声音论”者。

    在她眼里,无论长相如何,只有真正用实力唱歌的人才配留在舞台上。

    在全场都为新上台的那个女生惊呼时,她只是微微一愣,就很快沉静下来观察对方。

    身体看上去有点单薄,站姿倒是标准端正,只是这气息跟得上去吗?

    灯光暗下,前奏如同流水般徐徐淌来,舞台上那个绝美的少女张开了口,开始随着乐音低声吟唱——

    你听过樱花落在水面的声音吗?

    如同簌簌的花雨纷纷扬扬地飘洒,轻柔地抚摸过你的心脏。

    而这仅仅是没有歌词的前奏轻哼。

    庄琪在她的声音出来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手指也无意识地掐紧了自己手提包上的流苏,这个声音……

    就像可以唱到别人灵魂深处一样。

    大脑被完全放空,气息也不由自主地凝固,整个场地安静得可怕,完全任由那个天使般的嗓音在空气中浮动,漂游,起舞。

    你明明抓不到她的声音,却好像能看见那无形的音符在流动和跳跃,环绕着你,然后渗入你的心坎里。

    这真的是人类可以发出的声音吗?

    这首法语歌叫做《Fleurdelis》,意为金色鸢尾,是法兰西民族古老的国王刻在他的钱币上的徽章和象征,又有人称“圣灵之歌”。全曲以低音区起调,气息绵延久远的轻声吟唱,到了高潮部分,音色和音高的标准是“让你的灵魂如同置身天堂”,也就是像海豚音一样高昂。

    空灵的圣洁的仿佛一场人间幻梦,这就是花绵所要演绎的——

    不需要歌词也能征服全场。

    一首歌的时间可以很慢也可以很长,但是在现场听歌的所有人耳中,仿佛时间只是沧海一粟,白驹过隙,好像他们眨了眨眼,歌曲就已经到了尾声了。

    “嘭!”在音乐结束的最后一秒,一张导师的座椅突然红光闪烁,往后转了回来。

    除了那个导师,其他三位听到这声音才仿佛如梦初醒,也纷纷按了下去。

    “嘭!”“嘭!”“嘭!”

    幸亏导演组操作机器的人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要不然另外三个导师按下去的时间已经太迟了。

    整个内场一直都是安静得诡异,直到四位导师最后按完选择座椅转了过去之后,才有陆陆续续的鼓掌声。

    坐在最中间的导师叫做于情,她的发型是非常时尚的挑染色沙宣头,年龄约莫四五十岁,但是脸庞依然紧致,眼睛炯炯有神,她是最先转过来的那个,也是最先站起来为花绵鼓掌的那个。

    终于,在导师们一个一个站起来鼓掌的时候,那些还没有回神的观众也挨个站了起来,有些一手擦着脸上泪水一边嘟囔着“妈的我怎么哭了”,有些拼命拍掌把手都拍红了。

    到最后,全体起立,掌声如鸣,没有一个是无动于衷坐在座位上的。

    四位导师,虽然不至于像观众那么失态,但是也有眼眶微红的甜歌天后,鼻子发酸的苦情歌王,以及眼里闪过势在必得的老牌大腕。

    当然,表现得最突出的依然还是开始的那个女性导师于情,她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创了女性摇滚音乐的先锋,在近几年成功转型流行音乐,并且拿到过三次“大陆年度最佳音乐人”的大奖,其新曲甚至突破华语乐坛历史最高销量,在国内音乐网站霸占3周榜单,最近才被伍辰皓的新专压了下去,但依然火热非常。

    她一开始听到前奏就已经把手按在了红色的转身键上,但是出于不想打扰这首歌的整体性的目的,她忍住了,并且最后完全地沉浸在了这么空灵绝妙的歌声中。

    其他导师也大多如此,好声音难得,但是一开始就转身,会破坏这首歌营造的意境,在电视转录时也会使其失去完整度,实在太污染这段音乐的本身了。

    背景音乐都已经结束好几秒了,依然被全场掌声口哨声包围,有些不知所措的花绵环顾了一下四周,人们的目光都炽烈得像火一样,甚至还有一两个高声尖叫“我爱你”的疯狂观众,她听到后脸都红了。

    “咳咳,很好。”于情导师调整了一下耳边的麦克风,用几声咳嗽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我们的……22号选手,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呃、嗯,好的!”花绵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小脸严肃,“我是首都音乐学院大四的一名学生,今年21岁,来自……”

    少女字正腔圆,音色滑润,犹如清泉映石,滴水落盘,正儿八经回答问题的样子乖巧认真,跟唱歌时缥缈若仙的样子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萌。

    于情一边听着她的自我介绍,一边满意地点头,心里暗自盘算着:有这样的声音还能做到不骄不狂,谦虚礼貌,没得说了,这孩子铁定是夺冠的热门人选。只不过……要怎么跟其他人抢呢?

    这位年龄资历都非常成熟的导师用眼角余光瞥了两眼身旁的人,左边的是曾经风靡一时的苦情歌王张齐,眼眶都还红着,估计情绪还没走出来。右边的呢,华语新生代歌坛领军人物李永益,这位显然冷静多了,估计正在盘算用什么条件吸引小姑娘加入他的战队。

    而最角落的情歌天后米蓝,也平息了先前的失态,眼睛发亮地紧盯着花绵的方向。

    他们都很清楚,眼前这个女生无论从外表还是声音都是完全凌驾于《全国好歌声》的档次。甚至可以说,她在节目里获不获胜都不重要,因为只要下一期节目播出,那就是一飞冲天,百分百爆红的节奏。

    大家都是圈里混了这么多年的老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有些人生来就是要为世界所爱的。

    勤奋,踏实,认真……对于音乐人来说,这些因素的确很重要,也是无数歌手在日复一日的挫折和困难中熬出来,最终成名的必备品质。

    但有时候,你再怎么努力,都追赶不上那些真正的天纵之才。

    他们是几百年才会诞生一次的偶然。

    于情知道自己不是,但是她的眼前,似乎就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存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