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作为首都最有名的夜生活区,十里巷容纳了上百家大大小小的酒吧,东边都是一些老式的酒吧和破旧的工厂,五花八门的人聚集在那里,而西边则连通了新建的万象新天地,这是一个全景玻璃制的购物天堂。

    老旧和新潮,肮脏和干净,阴暗和明亮,在同一个地方奇妙地融合。

    “今晚东区刚好有六翼天使的地下摇滚音乐会,”伍辰皓牵着花绵的手,指了指前边的方向,“我们从这个地下隧道走,出去之后就能看到啦。”

    “嗯,你说的六翼天使……是乐队名字吗?”花绵往前望去,这个地下隧道的灯光很暗,楼梯两侧也有各种凌乱奇怪的涂鸦,再加上石板楼梯上还被人用喷墨画出了一个很大的骷髅头,阴森森的气氛扑面而来。

    “对啊!”伍辰皓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她,唇边的酒窝又深又甜:“虽然名字叫天使,但是除了主唱,其他都是气质非常狂野的老男人哦。”

    “哇,所以这次的主唱是女孩子吗?”花绵惊喜极了。

    “女孩?”伍辰皓挑了挑眉,“不算吧,都四十多岁了,应该说是个大魔王。”

    感觉男友明显对这里很熟悉,花绵扯了扯他的手臂:“你以前经常来吗?”

    少年反手抓住她,脸庞在昏暗的隧道里笼罩了一半的阴影:“十三四岁的时候在这里玩过,等一下看完音乐会带你去一个老朋友的地方。”

    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很用力,花绵晃了晃想让他松开,却被拽得更紧:“嘶,伍辰皓,你干什么?”

    “这里很黑,不抓紧点,我怕你走丢。”

    “那也不用握得这么紧啊……”

    “可是绵绵,我心里会害怕。”他声音在空荡荡的隧道里回响,“我怕我哪一天抓得不够牢,你就不见了。”

    花绵愣住了:“我怎么会——”

    “我不知道,但是越喜欢你,就会越不安。”少年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侧头盯着她,“绵绵,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不要背叛我,好不好?”

    “伍辰皓……”她觉得对方完全是杞人忧天。

    下一秒,花绵就感觉自己被扯入了他的怀中——

    “你!唔……”

    少年单纯又冲动的吻,带着淡淡的樱桃甜味,融进了花绵的口中。

    他不太会亲吻,唇齿间的技巧青涩极了,磕磕绊绊搅得人生疼,感受到女友的不安后,又改咬为舔,就像一只殷勤摇尾巴的小狗,正在努力地讨好最爱的主人。

    明明平时那么会装乖,现在却带着不容抗拒的侵略气息,用力地封锁住她所有的挣扎和犹豫……

    安静的隧道里,间或有三三两两的路人经过,但看到这对在角落里贴在一起亲吻的情侣,都匆匆加快了脚步。

    谁都不想被狗粮甩一脸。

    “绵绵,”他终于离开了她的唇,可是双臂却将人紧紧地搂在怀里,声音也闷闷的,“从小到大,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真的真的很喜欢——”

    “所以,千万不可以离开我哦。”

    花绵抬眸跟他对视,脸颊还挂着一缕薄红,但是语气却很认真:

    “我不能保证永远,但是至少现在……”

    “我就在你身旁。”

    所以不要担心那么多,好吗?

    #

    六翼天使的摇滚演唱会就设在两家酒吧中央的空地上。

    搭着露天的舞台,打光和布景都很简陋。

    可是台下已经堆满了人,很多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女,手里还拎着啤酒,站着的坐着的甚至躺着的都有,他们聚集在同一个地方耐心地等待正式开场。

    当然也有花绵跟伍辰皓这种看热闹党。

    漆黑的夜晚,架子鼓和电钢琴被端上了台,红白双色的灯光被打开,贝斯手和吉他手就位,鼓手和琴手也在调整乐器的阶段。

    最后走上舞台的是一个黑发女郎,一袭纯黑连衣裙衬得她肤色更白,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叫人完全看不出是四十多岁的女性。

    人群已经开始躁动,随着电吉他划破长空的嘶鸣,这场盛宴正式开启!

    贝斯手长发一甩,手指如同灵蛇游走;

    鼓手双手一掀,抛起了他的打击棒;

    主场的黑发女郎,单手握住了高高的麦克风。

    前奏和架势已经引起人们一片哗然。

    然后那个女人开口——空灵的高音,漂浮在天际,如同教堂里的圣女正在祝祷。

    好美,好纯正的音色!

    “为什么……”花绵瞪大了眼睛,这算什么摇滚?

    “不要着急。”身旁的伍辰皓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唇边带笑,“这首歌的名字可是叫《死之歌》。”

    伴随着越来越激烈的鼓点,在她唱到句子的尾端,一个尖锐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跟前面的女声应和交替。

    粗糙的破碎的男声,紧跟在华美空灵的女声后面,形成了丑与美的强烈对比。

    “欸?”花绵被吓了一跳。

    “很刺激吧?”少年朝她解释,“那个大姐代表的是生命,后面的副主唱代表的是死亡。”

    明明是一首歌,可是却能让人同时听到天使的呼唤,以及恶魔的咆哮。

    “主唱的大姐跟你的音色类似,不过她跟这个乐队都很厉害。别看它只在这么个小小的地方露天演出,这可是华国最有名的重金属摇滚乐队之一哦。”

    花绵这个时候已经不想听男友科普了,她完全被这种激烈又矛盾的音乐迷住了。

    当时看Black Crown是因为他们的音乐带有一种排山倒海的震撼感,就好像全世界都会臣服在他们脚下。

    跟所有粉丝一样,她喜欢他们,喜欢可以活得那么精彩的他们。

    每个人都有雏鸟情节,或许是因为恰好在花绵懵懂无知的那一刻遇见了摇滚,才会明白音乐的世界是这么多姿多彩。

    “自由的感觉……”小姑娘盯着舞台上,斑斓灯光下,那个身穿黑色裙子却如同烈火焚烧一样美丽的女人,还有满头大汗、跪在地上拨动琴弦的贝斯手,以及双手敲击摇头晃脑的鼓手……这些人很疯狂,可是演绎出来的却不仅仅是音乐。

    他们重新诠释了摇滚的意义。

    想唱什么就唱吧,不要在意任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