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花绵觉得,如果把伍辰皓比作一只小动物,那一定就是活泼又粘人的萨摩耶。

    明明身体都那么不舒服了,还硬是缠着自己嘟嘟囔囔了一个多小时。

    “Scorpions的歌很好听!”

    “对对对。”

    “里面的主唱Karl也超级酷!我最喜欢他的墨镜了,够嘲讽!”

    “嗯嗯嗯。”

    “可是……我觉得他没有我帅!”懒洋洋地瘫在座位上的少年,一手耷拉在肚子上,一手悄咪咪地扯着花绵的披肩下的流苏。

    花绵瞅了眼他不安分的手,皱眉:“他比你帅多了,你会弹电吉他吗?”

    “谁说我不会的?”伍辰皓来劲了,也顾不上隐隐作痛的胃部,一把坐了起来,“我房间里还放着一把,下次弹给你听?”

    看着他这么大动静,花绵也纳闷了:“你的胃到底怎么了?一会儿疼一会又没事一样。”

    “花绵小姐,胃溃疡的表现就是这样的。”前排的Mark帮忙解释道,“不是大病,却总会在关键时刻来两下子,痛的时候要命,现在应该是缓过来了吧。”

    “都说了我没事。”少年朝着前排撇嘴,表情搞怪,“还打电话给老彭,他今晚又该夺命连环call骂我一顿了。”

    花绵将信将疑。

    回到小区里的时候,她听到伍辰皓交代他的助理:“Mark,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明天给你放一天假。”

    “好的,请您注意身体。”老实的助理先生点了点头就驱车离开了。

    进入楼道的时候,伍辰皓看着一本正经把彩虹色眼镜拆下放到盒子里的花绵,忍俊不禁:“绵绵,你为什么戴这么搞笑的变装眼镜?”

    花绵走在前面,不想理会他的嘲笑。

    这是彭凯给她的,自从上次溺水事件以后,他就把她当作大熊猫似的供养起来,让她一旦出门就要做好伪装。

    他生怕决赛前小姑娘又遇到像易云暖这种幺蛾子。

    说起易云暖,对方在看到网络上大面积的“恶意推人”的图文流传后,居然还反咬一口,连夜赶出了一个两分多钟的短视频。

    她并不傻,在视频里素面朝天,没有露出什么委屈的表情,虽然眼眶微肿,但是语气却保持得很冷静,博得了不少路人的好感。她再三表述当时的情况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还说“清者自清”,“为了不再遭受花绵粉丝的网络暴力,她将采取法律行为”,“希望大家少些戾气,事情的真相如何犹未可知”,甚至一度把舆论的方向引导到花绵身上。

    虽然洗白的作用不大,但也引起了她的一些脑残粉的反击——

    “当时那么多人看着,怎么可能说推人就推人?”

    “我们家小暖就是个老好人,还帮忙指导了你们某花不标准的拍摄动作,要是说她推人,没有理由啊。某些花粉也不要咬得太狠了,当心你们家正主才是幕后最会耍心机的。”

    “+1,我也怀疑,前脚落水后脚就有人爆料,也太巧合了吧?而且听说前几天某花已经出院了,看起来啥事没有,该不会是自导自演的吧?”

    ……

    糟心事暂且不提,至少LG娱乐已经通过公关运作为花绵又添了一大波粉丝。

    现在《全国好歌声》里,花绵的微博粉丝数量几乎是其他三强加起来的总和。逆天颜值的魔力,就是这么可怕。花绵住院的时候一度有不少土豪粉丝在医院门口摆满了昂贵的鲜花和礼物,还有捐钱到公益基金会以及各大佛寺里帮忙祈福的。

    然而这些声势浩大的粉丝私底下却十分苦逼,他们的女神不喜欢玩微博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截止到目前,花绵的微博里只有一条动态,还是一张在好歌声现场的自拍照(而且这是彭凯特别要求才有的)。

    那条微博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万的评论,不少人一开始还会“求女神爆照”,“求美花日常”,后来都变成粉丝的版聊区,让其他早早就开通了微博的好歌声学员艳羡不已。

    回到家门口,花绵还能听见身后的伍辰皓坚持不懈地叨叨叨:“绵绵啊,你听我说,老彭给你的眼镜太丑了,我待会儿去屋里给你找一副新的,保证戴上又好看又没人认得出你……”

    花绵有点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回头望着他:“话唠先生,我到家了,你回去之后煮点热水,吃几片阿莫西林,知道吗?”

    “啊,你不理我了吗?”看着开门的少女,伍辰皓眨巴着眼,语气里的失落显而易见,“我还想请你来我家吃晚饭呢。”

    “现在都晚上11点了,以后再说吧。”花绵的时间观念很强,换成平时她都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好吧——”少年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花绵关上自己这边的房门后,打开冰箱瞅了瞅,还有鸡蛋,火腿跟瘦肉,材料还挺充足的,先煮点粥喝吧。

    在切瘦肉丁的时候,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今晚伍辰皓那副蜷缩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样子,握着刀的手差点一滑,好险擦过了食指,没割到手。

    发了一会儿呆,她咬了咬牙,好像做出了一个决定,在倒米煮粥的时候,把大米的用量加到了二人份。

    【果然……还是有点放心不下那家伙……】

    万一他像Mark说的那样不吃晚饭就睡了呢?

    怀着这样的念头,小姑娘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利落地把瘦肉丁和火腿丝都倒入锅里合着米一起煲,不多时,淡淡的清香就从厨房里飘了出来。

    二十分钟后,把热乎乎的煮好的肉粥装进一个饭盒里,她匆匆地出门,并且按响了隔壁的门铃。

    不过按了好几次,里面都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伍辰皓已经睡了吗?

    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手里温热的饭盒,一时竟不知该回去还是等下去。

    大概过了四五秒,门终于“咔哒”一声,被轻轻扭开了。

    “绵绵……是你吗?”少年的声音跟不久前相比,好像又低哑了几分。

    花绵看他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捂着肚子,额头上的发丝都被汗水打湿,显然是胃痛得很厉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