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清晨的天空灰蒙蒙一片 ,阳光仿佛躲在云层里,只透出一点稀薄的光晕。

    街道上,一辆黑色别克正在匀速朝着郊区的方向行驶。

    “这节目组也是,天都没亮就让一群人跑出来拍宣传片了,也不挑个好点的时间!”握着方向盘的经纪人一边抱怨着好歌声的节目录制行程,一边关切地问身旁的艺人,“小暖,你休息得怎么样?”

    可是他旁边的易云暖却一声不吭地刷着手机。

    经纪人先生有点纳闷,侧眼瞅了她一下:“发生什么啦?又有谁惹你不高兴了?”

    相处了几个月,他也算摸清了自家艺人的脾性,平日里挺有礼貌的姑娘,一旦有什么惹毛了她的事情就会像现在这样变成个闷葫芦。

    “没。”她嘴上这样说,可是低着看手机的表情却如同外边的天空,掺着淡淡的阴翳。

    手机的页面是一条长微博,标题起的很有意思:《好歌声新人王易云暖“蓝安”再世,演绎经典曲目引爆泪点》。

    正好经纪人这边还在劝慰:“小暖,我知道你之前输给花绵心情不好,但是网上对你的风评都还不错,赚到的人气才是实打实的,别老想着这事……”

    “风评不错吗?”她看着这条长微博的评论区,喃喃道,“为什么我不觉得?”

    热评第一:“看她模仿蓝安还挺像的,不过我选择另一个小姐姐。(赞 6538)”

    热评第二:“不喜欢,她照搬了我安的专辑MV,五十七个舞蹈动作和甩手杖的姿势一模一样,都不用自己动一下脑子的吗?还谢谢,十年安粉看到‘蓝安再世’都要气哭了。我安就是我安,他根本不用这种节目来炒热度。(赞 5024)”

    热评第三:“有一种人,永远无可替代,他一直在我们的回忆里熠熠生辉。(赞 4781)”

    经纪人先生看着她的表情,知道评论区大概有什么激怒她了:“唉,我当时就跟你说了,选择唱蓝安的歌就是把双刃剑,那个男人当时的粉丝团放到现在也就只有陆哲言家能对付得了。”

    “多看看转发量跟阅读量,想想会有更多人认识你的名字,这样不就好了?”

    “何必跟自己钻牛角尖呢?”

    易云暖紧紧地抓着手机:“蓝安的粉丝说什么,我不在意。”她更在意的,是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比较。

    当时在投票的时候,有一个专业评审说了一段话,让她到现在都如鲠在喉。

    “单从音质上评价,易云暖已经做到了凡人的极致,但是——花绵唱的,夸张一点来说,是仙乐。”

    “人跟仙有什么可比的呢?”

    这一句话,如同魔种一般,深深地扎根在了易云暖的脑海中。

    每次都是这个女生……真过分啊,每次功亏一篑都是因为她……

    【明明我也做得很优秀,为什么大家的眼里只能看见她?】

    在这一刻,嫉妒如同一颗毒瘤,从易云暖的胸口破芽而出。

    等经纪人先生把车开到拍摄场地的时候,正好天边日出。

    郊区的绿湖公园里,大片的香樟、泡桐和小灌木都染上了郁郁葱葱的绿意,枝丫间还传来几声鸟鸣,令人心旷神怡……这里是海市附近最具有原生态特色的旅游景区。

    《全国好歌声》今天要拍的是决赛之夜的四强宣传片,内景已经拍完,现在导演组按照就近原则选择了这块地方拍外景。

    “易小姐,你们终于来了!”大老远就有工作人员小跑过来,“化妆师跟服装师都在那边的帐篷里,要赶紧点,导演那边很快就开始了!”

    “好的,谢谢你的提醒!”经纪人先生笑呵呵地点头,“麻烦了啊!”

    很快,易云暖来到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时,正好看见从小隔扇后面缓步走出刚换好衣服的花绵,很漂亮的拖地长裙,天蓝色的网纱,鱼尾般摇曳的裙摆,配上对方那张纯洁干净的脸庞,梦幻得就像童话里的小美人鱼。

    她们对视了一眼。

    花绵只是轻轻朝她点头,没有打招呼,就走到另一边去了。

    待在原地的易云暖,狠狠地皱起眉头,脸色沉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这是什么态度?!

    以为上次赢了,就可以瞧不起她了吗?

    然而现场没有时间给她生闷气,短短几分钟之内,她也换上了跟花绵相似的衣服,只不过是稠艳的绿色,款式是性感的一字领配上高开叉的花瓣式大裙摆,明艳不可方物。

    可是易云暖却不满意了,她的外形和气质都是清秀风,穿这种太艳丽的会崩人设。

    “为什么我这件比她的丑这么多?”她试图询问负责服装的工作人员。

    “易小姐,我们的衣服都是同一家高定出的货,设计师都是同一位,怎么可能会丑?”对方摇摇手,显然是无奈的,“而且导演说这个宣传片是以‘大自然’为主题,你们选手刚好男女各两位,都是一蓝一绿……”

    说来说去,那位工作人员的意思就是“不能换”。

    易云暖攥紧了手,长长的指甲都掐进了肉里,胸口堵得发慌。

    【为什么世界这么不公平?】

    【只要在花绵面前,自己永远都是衬托她的绿叶。呵,这身衣服不就是最好的讽刺吗?】

    还好这时有人在外面催促:“快让两位女选手出来吧,导演说开拍了!”

    这次节目组的选址颇为用心。

    绿湖公园的正中央,有一个面积庞大的中心湖,因为历史久远,里面的微生物和水藻都很丰富,整个湖面犹如一块墨绿的宝石,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如镜匣乍开,美丽极了。

    在开拍前,导演对他们说:

    “好歌声这个节目的意义在于从民间挖掘优秀的音乐人才。之所以不用绿幕做特效场景,而是跑来这个真正的自然景区,就是想要让你们在公众面前展现真实、自然、诚挚的自我。”

    “你们四位都是从千军万马里厮杀出来的唱将,全国现在每天平均有几百万人观看你们的视频,所以这次宣传片请务必让人们感受到你们的正能量,用美丽自信的一面去鼓励更多的音乐人。”

    花绵提着自己的蓝色长裙,一边听一边郑重地点头。

    她身后不远处,跟着工作人员站在一起的彭凯满意地微笑。他相信花绵能够很好地拍摄完这个宣传片,这个小姑娘似乎从签约后就没怎么让他费心过。

    正在此时,他兜里的手机震动了好几下。

    彭凯掏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来自……嗯?

    他突然脸色一变,往四周瞥了两眼,确定没人留意自己后,匆匆地走到旁边无人的树林里,顺着短信上的号码拨了出去。

    “我滴个乖乖,你小子在搞什么?什么叫你现在就在绿湖公园门口?”

    “哎呀,老彭,别在意这个了~”对面传来了一个跳脱欢快的少年声音:“你们在哪儿呢?快告诉我,我找不到路了!”

    “你跟过来干什么?”彭凯气得直磨牙,“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昨天你不是说要带我的小师妹拍视频吗?”少年的声音有点得意,“今天早上还有心思发朋友圈,我都看到你定位了。”

    好,现在不是跟伍辰皓这小子计较问题的时候。彭凯摇了摇头,冷静了一点:“行了啊Chris,这里剧组人员一大堆,你赶紧回去写你的歌,待会儿半路被粉丝发现了我可救不了你!”

    “不——要——”少年拖长了音,直接拒绝,“我都做好全副武装了,保证谁都认不出来!”

    很好,很任性……就算伍辰皓是他旗下艺人中最大牌最会赚钱的一个,但是彭凯依然有一种想要立马辞职的心。

    磨破了嘴皮子,依然劝不动对方,苦逼的经纪人最后选择了关机。

    花绵现在是一张专辑都没出的零基础艺人,就算跟其他人说“师兄探班”也解释不清她跟伍辰皓的关系,为了防止多生事端,彭凯干脆不告诉他自己的具体位置了。

    有本事就自个儿在这个景区慢慢找吧。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拍摄进行得很顺利,四位选手都拍完了单人部分,易云暖因为有拍广告的经验加持,状态好得让导演跟摄影师都赞不绝口。

    “你的镜头感很强……易云暖是吧?等一下拍你们四个在湖边漫步的群体部分时,帮忙教一下旁边这个小妹妹啊,她的肢体动作不够协调……”

    “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