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闷雷之后果然是倾盆大雨,“哗啦啦”的雨滴敲打着窗棂,微凉的湿意从窗户的缝隙悄悄地溜进来。

    小小的客厅灯火通明,里面有一张软软的粉色布艺沙发,一张小茶几,上面铺着碎花格子的桌布,一盆绿色的刺球仙人掌搁置在桌上。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有着一头蓬松凌乱的银色头发,黑色的被子堆放在他身侧。他显然是从床上跑下来的,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下半身则是一条印着小恐龙卡通图案的短裤。

    “先喝点东西吧,不要着凉了。”花绵倒了杯热水递给他。

    因为雷声已经停止,少年也渐渐恢复了平时的镇定,就是鼻尖还有点红通通的,大大的眼睛更是湿润得令人心疼。

    “谢谢,不会着凉的。”他双手捧着那杯热水,有点郁闷地鼓起嘴,“我一直都有去健身房锻炼,身体才没有那么弱呢。”

    糟糕的见面……他其实不想这样见她的,现在脸都丢光了……

    花绵看着对方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得哑然失笑:“嗯,那好吧。不过你怎么会住在这里?”这里是LG娱乐公司提供的公寓,莫非……

    “不是吧,老彭那家伙没跟你说过吗?”少年啜了一口热水。

    “你是说……经纪人先生?”

    “嗯,我们是同一个经纪人啊。”伍辰皓的声音很随意,仿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严格意义上,你要叫我师兄哦。”

    “欸?”可是自己比他还大两岁呢。

    “这是辈分问题,要尊、重、前、辈,懂吗?”他喝完一杯热水之后,胃里暖洋洋的,也就有了力气跟花绵开玩笑,“绵绵,快点叫我师兄——我想听!”

    “不要,”花绵看着他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模样,有点无奈,“我才不想叫一个刚才还蹲在门口害怕打雷的人 ‘师兄’,感觉太奇怪了……”

    被戳中痛脚的少年就像一个胀鼓鼓的气球突然瘪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闷声闷气地嘟囔道:“我刚才……是有原因的……”

    【我也不想用那么狼狈的模样,出现在你面前啊……】

    【一点都不浪漫,一点都不男子汉,一定蠢透了吧,这样的我……】

    “对不起,刚才我是不是吓到你了——”银发少年捏紧了手里的杯子,声音低落,“我也没想到今天会打雷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花绵看着他垂下头不敢跟自己对视的样子,心里简直要被内疚淹没了,只好努力跟他解释,“我刚才也是跟你开玩笑的,不想叫‘师兄’是因为感觉自己比你大好几岁,没有嘲笑你的意……”

    “我知道的,”少年的声音打断了她,“我知道绵绵不是那种人,我只是……”他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眼,遮住里面的沮丧和失落。

    “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我。”

    会害怕打雷的,软弱的,莫名其妙的我。

    “我是昨天搬过来住的,听老彭说你会住在我对门,真的很开心,因为又可以经常看到你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今晚会有雷阵雨,以前我都会戴着静音耳塞睡觉……”

    明明都准备好礼物打算明天就给她一个惊喜,可是偏偏就在今晚,耳塞不在身边——伍辰皓恨不得捶死刚才怂成一团的自己。

    “你……”花绵有点犹豫地看着他问,“为什么会那么怕打雷?”

    这个问题就好像触碰到了少年心中某个地方,他抿了抿唇,却说不出话来。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剩下煮水机“咕咚咕咚”的震动声。

    花绵看着他沉默的模样,以为触及到了他的难言之隐:“抱歉,我不该问这么多……”

    “不用道歉,没关系的。”伍辰皓的睫毛微微颤抖,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声音缓慢又坚定地说道,“其实只是一些童年的阴影,告诉绵绵也没关系的。”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待在孤儿院里。”

    花绵心头一颤,想阻止他说下去,却来不及了。

    “那个孤儿院很小,却有不少的孩子,我小时候因为长得最好看,”说到这里,他仰起头冲花绵扬起嘴角,带着点孩子气的炫耀,“院长他们最喜欢我,每次都会分给我比别人多的好东西。”

    “其他人就是看不惯我,所以有一次,他们趁我睡着,把我扔到了外面的院子里。那个时候应该是入冬吧,经常下暴雨,我在外面的杂草堆里呆了一整晚,打雷的时候,那些白色的光就像在你眼前炸开一样,“咔啦啦”的别提有多刺激了——”说着说着,他的眼眸里渐渐染上了一层晦暗,“后来就下雨了,我淋了一晚开始发高烧,院长妈妈发现之后警告了他们一顿,以后就再也没人敢这么做啦。”

    他的语气轻快活泼,仿佛讲了一个无关人士的故事一样,甚至在最后一句时还朝花绵轻轻眨眼。

    可是花绵却看着他,轻轻蹙眉:“你……”

    “嗯?”少年微笑回视,精雕细琢的脸庞上一点阴霾都找不到。

    “不开心的话就不要笑了。”花绵不明白他为什么还笑得出来。

    揭开过去的伤疤,他的心里难道不会悲伤吗?

    然而下一秒,伍辰皓却突然站了起来,逼近了花绵。

    “不对哦,你错了。”

    “我现在很开心,那些过去早就不会对现在的我造成任何影响了。”

    “最重要的是,”他偏过头,轻轻呵出的热气染得她的耳垂都红了,“绵绵,我不想让你误会我。”

    不要觉得我很奇怪,不要讨厌我,不要躲开我。

    好不好?

    ……

    “我去给你拿耳塞。”花绵推开那个近在咫尺的少年,匆匆朝着房间走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